首页 >> 长白概况 >> 历史沿革
社会主义改造
发布时间:2014-07-08 13:30:38    发布人:    来源: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1953年至1957年,县委在领导全县各族人民进行有计划的经济建设的同时,全面地开展了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

一、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解放比较早,属于革命老区,所以,农业互助合作运动的起步也比较早。早在19482月,农村在完成土地改革以后,获得土地而缺乏其它生产资料的贫下中农,为了发展生产,摆脱贫困,避免两级分化,自愿地组织了各种形式的生产互助组,开始走上了互相合作的道路。农业生产互助组的普遍建立和发展,为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创造了有利条件。

农业互助合作运动大体上分为试办、发展和大发展阶段。

合作化的试办阶段以互助组为中心,同时试办农业生产合作社。19501月中共吉林省第一次代表大会提出,要根据农民的觉悟程度和农业生产水平,按照自愿互利,典型示范的原则,以组织小型互助组为主,巩固常年互助组,逐步提高为与副业结合的联组。认真贯彻和执行中共吉林省第一次代表大会精神,长白县的互助合作运动开始走上了健康发展的道路。

19482月,结束土改运动后,中央号召组织起来,换工插犋,开展大生产运动。翻身农民有了自己的土地,在发家致富、保家保田的口号下,为多打粮食支援解放战争,贫雇农自愿结合,临时换工插犋组成互助组,战胜困难,当年获得粮食大丰收。1950年,由于农业丰收,农村较富裕的农民开始买地、雇工、放贷。为保护农民利益,走共同富裕道路,县委贯彻“自愿互利,典型示范”的原则,试点培养常年互助组。7月,召开全县劳模大会,授予张恒全等25名常年互助组组长为劳动模范。1952年,全县互助组发展到920个,常年互助组生产工具等全属私有,生产工具互通有无,牲畜换工插犋。记工使用工牌、工票,评工记分,按季节算工日,实行“自愿互利,等价交换”的原则。1952年末,以十四道沟金钟铉互助组为基础,试办“前进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耕种旱田5.33公顷,水田2.13公顷。1953年各区委又办了37个初级社,共122户入社。这一阶段全县互助合作运动呈平稳、健康的发展趋势,为初级社的普遍建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1954年至19557月为初级社普遍建立和稳步发展阶段。由于初级社试办的成功,初步显示了组织起来的优势,对农民产生了很大的吸引力。1954年传达贯彻党中央《关于发展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决议》,更进一步地激发了农民办社的积极性。同年冬全县掀起了互助合作的高潮,年末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发展到126个,畜牧社1个,入社户数达到3045户,占总农户数的65%,入社耕地2930.86公顷,占全县耕地的58%,入社牲畜2370头,占全县牲畜总数的49.5%。增产的有117个社,占初级社总数的92.9%,显示了合作社的优越性。19553月贯彻“停止发展,全力巩固”的方针,批判了冒进情绪,重点整顿巩固已建立起来的初级社。同年秋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指示,批判坚决压缩的方针,掀起农业合作化高潮,扩大老社,建立新社,全县达到154个社,入社农户占总农户的90%。初级社的形式采取入社自愿、退社自由,土地牲畜入股。为巩固发展初级社,从收益中提留公积金、公益金和下年生产费用,其余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社员按劳动工分、牲畜、土地进行分红,报酬是劳六、地四,牲畜或二或三,人均口粮500斤。对老弱病残由公益金给予照顾。财务管理设有兼职会计、出纳,按时记帐,作到日清月结,定期公布。劳动管理基本有3种形式:个人计件、小组包工、死定活评等,均有数量和质量要求。

1955年至1956年是农业合作化大发展阶段。根据中央《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决议》精神,1955年末,在马鹿沟村建立了“新方向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将原4个初级社合为一个高级社,入社农民205户,占全村总户数的93.3%,入社土地3115亩。19561月,掀起高级农业合作化高潮,在半个月时间里,全县13个乡镇建成一村一社或数个小村一社的高级社54个,原初级社变为生产队,入高级社的户数除地富反坏分子外,占全县总农户的95.2%。县委宣布全县农村已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到1957年底,高级社达到61个。高级合作社由于建立过急,虽然形式上实现了高级合作社,但是,社员思想混乱,情绪很不稳定。针对存在的问题,19577月,建立专职办社工作队,帮助建立各种制度。冬季开展整党整社。1957年开展农村社会主义大辩论,批判了“高级社办早了,办糟了”的论调和拉马退社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行为。高级社成立后除分给社员一定数量的自留地外,其余土地无代价转为集体所有,社员的耕畜、大农具作价归集体,3年无息偿还,经济上实行统一核算,分配制度上取消了土地分红,本着留有余地,有产可超有奖可得的原则,实行30%留作公共积累,70%留作分配,实行按劳分配,多劳多得。财务管理,设有专职会计、出纳,财务手续齐全,建立各种帐薄和规章制度,大社还有记工员。劳动管理,实行“三包”即包工、包产、包财务;“四固定”即固定地块、劳力、牲畜、农具等。还有的实行三大季包工和小段包工。

在 对个体农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中所制定的稳步前进的方针和自愿互利、典型示范、国家帮助的原则,以及通过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的过渡形式,把小农经济改为 集体所有制经济,是农村最深刻的一次社会变革。它使广大农民群众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进一步巩固了工农联盟,孤立了城市资本主义,促进了整个社会主义改造 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发展。

二、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长白朝鲜族自治县手工业由于受日伪统治阶级的长期盘剥掠夺,基础极为薄弱。新中国成立后,在国营经济和合作经济的帮助扶持下,手工业才逐步恢复发展起来。在1947年土改运动中,全县错斗小手工业者45户,影响了手工业的发展,19482月,贯彻党的发展生产政策,给予纠偏,并采取了保护、扶持、发展的政策,年末手工业恢复到17个行业69户,资金63180万元(东北币)。

1953年 贯彻党的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在对手工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中,坚持“自愿互利”的原则和“积极领导,稳步前进”的方针,采取从供销入手,由小到大,由低级到 高级的方式实施逐步改造。首先组织以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基础的手工业供销小组,在城关区试办了第一个初级木工生产合作社。1954年 在城关区组织了初级缝纫生产合作社。在第三区八道沟组织了初级木工生产合作社、初级铁业生产合作社和柳编生产小组。手工业生产合作社与供销合作社订立供应 原料、加工订货合同;与农业生产合作社订立供销合同,把分散的个体手工业经济逐步纳入国家计划。入社的社员以主要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入股,折成市价,其超 过部分作为向合作社存款、出售或租赁。社员的小型手工工具及原始型的生产设备仍归社员个人所有。

19561月,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形成高潮,将各手工业初级生产合作社、合作小组、个体手工业者,按行业组成了高级手工业生产合作社,全县手工业者111户,135人,入社83户,103人;转行改业27户,31人;暂时保留11人。在经济政策处理上按照自愿互利的原则,生产资料折价入股,股金陆续归还。高级社形式采取集体经营,自负盈亏;初级社形式采取分散经营,自负盈亏。年末,全县组成木工社2个,缝纫社1个,铁业社2个,皮麻社1个,共6个手工业高级生产合作社。通过对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把手工业劳动者的个体所有制改变为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

长 白朝鲜族自治县的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基本上是成功的,在不同程度上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和产品质量,手工业者的收入也有所增加。但是,在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的 后期,由于形势发展过快,高潮来的过猛,出现了过多、过急和不加区别地实行合并和统一核算的缺点和问题,以致造成一部分手工业产品质量下降,花色品种减 少,服务网点过于集中,给经营生产和人民生活都带来了诸多不便。值得庆幸的是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后,全县还剩下20余名残疾人经营缝纫、修鞋等营业,以作为社会主义经济的补充部分。

三、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长 白朝鲜族自治县的私营工商业数量少规模小,东北沦陷时期,由于日本官僚资本的渗透和森林工业的垄断,民族工商业日渐萧条。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物资奇缺,在 粮、布、油、盐等主要生活必需品和主要日用品上实行配给制,少数商户变配给店外,多数商户无货经营,日渐衰落和倒闭。到1945年东北光复前夕,全县私营工商业仅剩201户。民主政权建立后,工商业又活跃起来,坐商、行商大量增加,市场繁荣。但在1947年土改运动中,曾出现了过“左”现象,斗争了部分工商业户,全县有120户工商业者受到侵犯。1948年,按政策重新划分阶级成份,对受侵犯的工商户进行了纠偏,退赔了原物和资金,贯彻了“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城乡互助,内外交流”的政策,私营工商业再次复兴。年末,全县工商业户又增至449户,从业人员1249人。1952年在开展“肃毒”运动中,在全县389户私营工商户中,查出贩卖鸦片的有245户,占总户数的62.9%。随着私营工商业的发展,它的消极面也就明显地暴露出来。根据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所规定的利用、限制、改造的方针,19561月,对私营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全县由127户私营商业减少到89户,其中一步过渡的49处,合作商业2处,合作饭店3处,合作小组35户,基本完成了全县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1956年,仅用7年 的时间,自治县基本上实现了对农业、手工业和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了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生产资料私有制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完成,几 千年来以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基础的阶级剥削制度宣告结束;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宣告建立起来,从而解放了生产力,巩固了人民民主专政, 推动了整个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为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开始转入全面的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建设,奠定了可靠的基础,同时也为今天的改革开放创造了前提,准 备了雄厚的经济基础。